22年前战火中坚守中国大使馆的他如今在国安坚守二十年

22年前的今天,也就是前南斯拉夫当地时间5月7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悍然轰炸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大使馆,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和朱颖当场牺牲。

之所以今天北京主场要提起这件22年前的国家大事,除了因为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举行纪念活动之外,还因为这件事情与国安的一个人有关。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22年前的那场灾难中牺牲的记者夫妇许杏虎和朱颖,当时所住的房间就是蒋晓军的房间,是热心的他将自己的房间让给这对夫妇居住,以便夫妻能够在这里更方便的起居和生活。未曾想,炸弹就是从这个房间穿过。

对于这件事情,如今已经是国安翻译的蒋晓军不愿多谈,在很多人眼里,蒋晓军是「命大」,但对于他来说,许杏虎和朱颖夫妇的牺牲,恐怕是他心中一辈子无法抹去的记忆。

前不久的一次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有好事的记者提问比利奇,球队给他配备的翻译如何。这个问题的背景是,当初国安第一人外教、前南斯拉夫教练乔里奇经历了三连败,后来媒体曝出,乔里奇对翻译不满,认为翻译没有将自己的训练和战术思想传达到位,为此还骂走了当时的一个年龄较大的翻译。而如今,比利奇在经历两连败的时候,很多人都想到了当年的乔里奇,记者也拿当年翻译的事情做起了文章。

比利奇当时回答说,俱乐部给他配备的翻译没有问题,水平很高,配合得也很好。

其实想想就知道,比利奇说的这个并不是「场面话」。蒋晓军作为曾经在南斯拉夫大使馆工作过,或者说战斗过的人,其塞尔维亚语的水平如何,自然不用再去讨论。而从足球专业来说,蒋晓军在国安也工作了二十多年,他自己喜欢足球,他还把儿子送到塞尔维亚去踢球,可想而知他对足球的理解也足够到位。

熟练的塞尔维亚语,多年足球圈工作经验,这样的翻译,能不好吗?所以,纵然比利奇执教国安的成绩不理想,至少蒋晓军在其中并没有起到什么负能量,媒体的这次提问,显然有些多余了。

知名足球评论员黄健翔曾经在一档节目中介绍过蒋晓军,大致意思是说,蒋晓军是外交学院88级的学生,自己的正宗学弟,大学没念完就被送去南斯拉夫修塞尔维亚语,美国导弹击中大使馆的时候,他就在馆里,后来辞职离开外交部到国安工作,一干就是十年(黄健翔发言时间是2010年),他的英文也没扔,俱乐部该给他发两份工资,英语和塞语的翻译。

蒋晓军2000年来到国安,接手了国安外教和外援的翻译工作,后来就一直在国安工作,在这期间他给红星大帅彼德洛维奇当过翻译,也给斯塔诺耶维奇当过翻译,此外还有很多前南斯拉夫地区的外援当翻译,比如马季奇——当然估计后期马五爷估计就不用翻译了。

很多人认识蒋晓军,其实还是从给彼得洛维奇当翻译的时候。由于老彼德是个火爆脾气,特别喜欢上镜开火,蒋晓军跟在他身旁知名度也大大提升,当然这个提升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有一次,国安的比赛中杨璞打入一球,兴奋的他想要脱衣庆祝,但当时杨璞身上已经有一张黄牌,如果再脱衣庆祝,可能会再吃黄牌被罚下场。老彼德看到杨璞的举动,急得在场面大喊大叫,于是赶快让翻译蒋晓军过去告诉杨璞,千万别脱衣服。结果在跟蒋晓军交流的时候,急得手舞足蹈地老彼德,一把抓伤了蒋晓军的脖子。赛后,老彼德自嘲地向媒体解释当时的经过,还搂着蒋晓军的肩膀表示了歉意。

蒋晓军在给老彼德做翻译的时候,没少挂彩。那年的对阵大连的比赛中,老彼德带来的外援中卫巴辛同样是火爆脾气,巴辛因为不满裁判的判罚,企图追打裁判,结果被教练和队友拼死拦住,这其中也包括了翻译蒋晓军。为此,在「劝架」过程中,蒋晓军的嘴角还被碰伤,付出了血的代价。

其实,平时的蒋晓军性格温和,但谁也没有想到,在训练场比赛场上,对于教练和球员的反应,他会如此地忘我投入,或许这也跟他在战地生活工作过有关。

当时老彼德要求蒋晓军必须完全传达他的战术要求和意图,包括语调和声音都不能打折扣,但蒋晓军很难做到像老彼德那样「声若洪钟」,为此队里给他专门买了个电喇叭,这样蒋晓军就能够跟老彼德一样在场上大声喊叫。

老彼德离开后,国安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再聘请前南地区的教练,但蒋晓军却一直留在球队,担任新闻官及英文翻译的工作。2007年,中国足协请来了杜伊科维奇和福拉多执教国家队及国青队,当时找不到合适的翻译,最后精挑细选又把蒋晓军抽调到了国家队。

2013年,国安聘请了斯塔诺耶维奇为主教练,蒋晓军又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为球队中仅次于主教练的「最重要第二人」。

斯塔诺离任后,国安的教练换成了曼萨诺,此前帕切科时期的西葡语翻译付豪担任曼萨诺的翻译,蒋晓军又回到了幕后,主要担任新闻官的工作。再后来,国安先后请来意大利的扎切罗尼、德国的施密特和法国的热内西奥,也专门为三位教练聘请了意大利语、德语和法语的翻译。现在,只有施密特时期的德语翻译还留在俱乐部工作。

当初,帕切科担任主教练的时候,年轻的付豪被认为是足球圈内最好的西葡语翻译,其实算是前辈的蒋晓军,也算得上是足球圈内公认的最好的塞尔维亚语翻译,只是因为在国安的时间太长,又随着外教和外援的更迭,蒋晓军的曝光度算是起起落落,因此他的很多事情并不为人所知。

现在算来,蒋晓军在国安已经工作了22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在一个单位工作时间超过五分之一个世纪,这殊为难得。如果说队员中的侯森还是国安队内有能力又踏实的代表,那蒋晓军也应该算是俱乐部里的一个值得赞颂的「坚守者」。

蒋晓军在国安坚守,一方面也是国安俱乐部对于人才的赏识,另一方面也是他对国安和足球的热爱。而且,这里面或许更多的还有蒋晓军性格中的坚毅使然——当初北约轰炸南联盟的时候,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一些不是重要工作岗位的人员都撤到了附近的一个饭店办公避险,但当时只是一个普通秘书的蒋晓军决定和大使、参赞一起坚守大使馆,他们说:我们还有三个同志不知下落,生死不明,我们死也不能走,要死就死在一起。

表面上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蒋晓军,骨子里有一股子劲儿,这倒跟过去的国安精神颇为契合,或许这也是他坚守22年的一个原因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