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约轰炸中牺牲的记者邵云环:如今丈夫仍未娶儿子继承遗志

从建国以后,我们先是抗美援朝,和美国抗争,六十年代后开始,中苏关系交恶,我们开始和苏联抗争,九十年代初期,苏联解体,我们成为了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意识形态的先天不同,我们又开始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做抗争,而这一场抗争,可以说是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在抗争最危险的时刻,我们中国可以说是四面楚歌,步履维艰,美国那嚣张的气焰,对我们百般刁难,却让我们无计可施。

从“银河号”事件,到暗中指使南海周边国家侵犯我们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到1999年轰炸南斯拉夫大使馆,这一桩桩、一件件,都饱含了我们中国屈辱的血泪和美国日益膨胀的狼子野心。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在苏联解体之前,社会主义阵营就已经陷入了一片风雨飘摇之中,而南斯拉夫则是受到这种冲击最为猛烈的国家。

在“东西两德”合并之后,南斯拉夫也迫于国内国际形式,分裂出了马其顿国、黑山共和国等等国家。

在这个时候,克罗地亚战争爆发了,当地的人们迫于战火的波及,不得不纷纷携老带幼、背井离乡,逃离克罗地亚,成为了国际难民,但是与这些逃难的人民所不同的是,有一道中国人的身影,逆着逃难居民的人流,走向了克罗地亚。

在当时,邵云环是新华社的记者,而且还是一位战地记者,为了能够获得第一手的资料,写出更加生动详实的报告,真正了解当地受到战火波及的人们内心的真实想法,绍云环毅然决然的迎着逃难居民的人流,奔向了克罗地亚。

曾经佛家有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绍云环此时的做法,正是践行了这一箴言,她站在战场上,如同一个战士一般,以身犯险,感受到了当地战争的真实情况,在这一过程种,绍云环对南斯拉夫这个国家和南斯拉夫的人民们产生了难以言明的情怀。

看着南斯拉夫在战火之下四处奔逃的人们,我们中华民族曾经那段屈辱的历史也出现在了绍云环眼前,在这一工作过程中,绍云环愈发坚定了自己留在南斯拉夫,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的决心。

但是很快,苏联也解体了,社会主义阵营中唯一一个能和美国抗衡的大国消失了,顿时整个社会主义阵营内部更是成了一团乱麻,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北约组织兴起了一个联合军,直接发动了对南斯拉夫的侵略。

在当时,南斯拉夫内部由于分裂与否和领土资源等问题分为数个派系,打得不可开交,北约则是借用维护国际和平的名义,派出军队驶进了南斯拉夫,而美国也更是不会放过这块到嘴的肥肉,很快,一个美军轰炸机的编队就出现在了南斯拉夫的上空。

1999年,南斯拉夫的紧张局势已经持续了将近十年之久了,但是这种紧张的局势丝毫没有缓解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战争一触即发,为了保护南斯拉夫的中国人,我们国家决定撤侨。

无数的中国人纷纷逃离南斯拉夫,但是绍云环却又一次选择了逆着人流,走向了地狱。

因为在当时,很多人都能看出来战争很快就要爆发了,而这些战地记者们则是到了发挥他们作用的时候了,只有活跃在战场上,才能获得第一手的资料,而在南斯拉夫工作多年的邵云环,成了这一工作的不二人选。

但是新华社的领导们也还是非常担心,绍云环会不愿意去往第一线,正在考虑用什么方法才能对她进行劝说,没想到邵云环却主动对领导表示,自己要去南斯拉夫的首都贝尔格莱德。

绍云环这样以主动请缨,反而是让领导们又担心起来了她的安全,但是这项任务却不能没人去做,于是在经过了千叮咛万嘱咐之后,绍云环踏上了前往最危险地区的路程。

到达了贝尔格莱德之后,邵云环便马不停蹄地投入到了工作之中,作为一名战地记者,邵云环不可能荷枪实弹上阵杀敌,但是他们手中的笔,他们所说出的每一句话,依然能成为最尖利的武器,射穿敌人虚伪的掩饰。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内,绍云环就为国内传来了大量详实生动的第一手资料,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些资料都是绍云环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

在当时,几乎每一个南斯拉夫的高官显贵都是北约以及美军的必杀目标,而利利齐自然也不例外,几乎每时每刻,他都要防备来自美军或明或暗的袭击,甚至有时都不能站在大众的眼前。

邵云环就非常担心利利齐会拒绝自己的采访,但是当她顶着防空警报的声音进入到了联盟大厦内部之后,却发现这位副总理利利齐依然在等待着自己。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看到对方这位副总理都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邵云环自然也没有了什么顾忌。

在采访过程中,利利齐对绍云环说道:“我们的这次采访过程,可是随时都有可能被北约的炸弹给打断的。”

可以说这只不过是邵云环在这几个月的工作历程内,所经历了一次普通的采访罢了,因为像这样顶着随时都有可能从天上掉下来炸弹的危险进行采访,绍云环进行的绝对不是第一次了。

在此时,绍云环如果怕自己头顶上突然掉下来一颗炸弹的话,那也绝对不是怕自己的生命又会如何,而是怕自己随身的这些稿件就此灰飞烟灭,成了一堆灰烬,不能传回国内揭露这场战争的真实情况了。

但是谁都没想到,这种担忧成线日,北约轰炸机再次倾巢而出,目标正是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

短短的片刻之内,北约的轰炸机连发五枚导弹,直接将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轰炸成了一片焦土。

可以说这次的轰炸行动,绝对是经过了精密组织的,他们的目标非常明确,行动非常迅速,一击得手,随即就回,绝不拖泥带水。

当人们迎着漫天的硝烟,推开了邵云环办公室那已经残破不堪的木门时,发现绍云环早已经倒在了办公桌上,她的背部血肉模糊,早已经停止了呼吸,而她的手指却刚刚按在了准备向新华社总社发稿的按钮上。

绍云环和另外两名大使馆内工作人员遇难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国内,顿时引起了轩然,相关工作人员紧急前往了贝尔格莱德。

在进入了大使馆之后,他们发现北约轰炸机发射的第1枚炸弹,把绍云环和她丈夫的宿舍炸的一片狼藉,也就是说,如果当时绍云环没有在工作,而是在睡觉的话,此时她可能早就尸骨无存了。

但是即使如此,绍云环的遗体也受到了巨大的破坏,后来的同事们紧急将邵云环的遗体暂时放到了陆军医院之中,国家领导人也亲自前往,哀悼绍云环同志,并且随后将绍云环和另外两名因此而牺牲的大使馆工作人员,许杏虎和朱颖,分别都授予了“革命烈士”、“人民的好记者”等等光荣称号。

这些光荣称号,是对这些人们生前工作的肯定,是对他们最高的褒扬,但是很难抚平这些烈士们他们家人内心的悲痛。

绍云环的丈夫,其实也是她的同事,是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的一等秘书,名叫曹荣飞,当美军的轰炸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时,曹荣飞也正在大使馆内工作,并且还被流弹弹片击中了眼睛。

在之后,他被紧急送到了医院里进行了治疗,但是他的左眼却还是没能留下来,他的右眼也已经受到了高度的破坏,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些亮光,超过了一米的范围,他的眼睛就很难看清任何东西了,基本上成了半个盲人。

而等到曹荣飞的伤情稳定下来之后,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妻子邵云环,不停地追问着旁人:“她怎么样,她有没有受伤。”

众人不忍心告诉他这个真相,只能暂时骗他说邵云环就在他楼上养伤,只不过不能下来而已。

到了6月,曹荣飞的眼睛终于可以模糊地看到一些东西了,基本上都有了0.3左右的视力,在此时,新华社的副社长张宝顺前来和曹龙飞谈心,并且准备告诉他有关于邵云环的这个噩耗。

张宝顺观察了曹荣飞半天,虽然表面上看来,曹荣飞的精神状态和伤势恢复得都很好,但他却怎么都说不出口邵云环牺牲的消息。

在曹荣飞的病床前坐了半天,张宝顺也只能是顾左右而言他,但是张宝顺言辞闪烁之间的神情,却被曹荣飞捕捉在了心里。

张宝顺闻言,也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曹荣飞同志,希望你能够有一个心理准备,我们新华社的好记者,你的好妻子邵云环同志牺牲了。”

听到这个消息,不亚于一声晴天霹雳,但是曹荣飞依然强忍着泪水在眼里打转,一旁的人们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前握住他的手:“荣飞。想哭就哭吧。”

而此时,早已经被组织安排派过来的曹云飞和邵云环的儿子曹磊,也已经冲入了病房内,父子二人顿时抱在了一起嚎啕大哭。

在二人情绪稍微平复之后,曹磊站起身来:“母亲生前希望我做一个个诚诚恳恳、光明磊落的人,我一定不会辜负母亲的希望。”

而到了后来,曹磊也没有违背自己的诺言,并且他毅然决然地和母亲绍云环走上了同一条道路,考取了北京外国语学院,并且选修塞尔维亚语,他要和母亲一样成为一名战地记者。

每当有闲暇时间时,曹磊便会走到母亲的纪念碑旁,看着母亲的雕像,眼中闪过一丝泪光,一丝思念,但是他也知道母亲是为什么而牺牲的,他的真正的“杀母之仇”是谁,但是他没有选择成为一名极端分子,没有选择去仇视一切美国人,而是明确了自己今后前进的目标,明确了自己身上的责任,从此延续了母亲没有走完的道路,以身许国。

曹磊知道母亲的愿望是什么,母亲最担心的是什么,所以他才会选择和母亲走上相同的道路,用自身和母亲同样优秀的职业操守和高尚人格,来告慰母亲在九泉之下的英灵。

距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轰炸,已经过去了20余年了,在这20余年中,曹荣飞对邵云环的思念之情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并且他也没有选择再婚,即使组织上也关心过他的个人问题,一些女子也都非常想嫁给他,但是他也往往都婉拒了这些人的好意,而绍云环生前戴过的一块手表,在这20余年中,曹荣飞更是一刻都没有放下过。

曹荣飞和曹磊的做法,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铭记历史,而不铭记仇恨”,我们的南斯拉夫大使馆是被美国轰炸的,我们在事后给出了抗议,给出了谴责,但是美国对此视若无睹,我们对此也无可奈何。

时间发展到今天,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随意轰炸我们的大使馆了,任何一个中国人走出国门的那一刻,迎接他的目光之中,一定是有一些尊重的,而这一切,是无数如绍云环一般的英雄们为我们换来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