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屠杀、毒品走私、人口贩卖“独立”后的科索沃为什么这么惨?

其实,塞尔维亚还有一件纠缠了几十年的闹心事儿,那就是科索沃一直闹着要独立!

没错,在经历了从南联邦到南联盟,再到塞尔维亚的两次分裂之后,科索沃问题成了塞尔维亚不得不面对的第三次分裂危机!

科索沃战争究竟是西方大国对巴尔干半岛的蓄谋已久,还是塞尔维亚内部民族问题的其来有自?

塞尔维亚是一个位于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上的内陆国,主体民族是塞尔维亚族。科索沃作为它的一个自治地区,主体民族是阿尔巴尼亚人。

2008,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并获得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承认,塞尔维亚则坚持其对科索沃拥有主权。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科索沃冲突的原因,那就是塞族和阿尔巴尼亚族长期不对付!

到了7世纪,南斯拉夫人迁徙到了巴尔干半岛,占据了现在的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塞尔维亚、波黑以及科索沃等地区,逐渐开始形成各自的民族。

拜占庭一看,人家都骑到咱头上了,这肯定不行啊,于是双方开了一战,然后十分顺滑地趴下了。

到了15世纪的时候,奥斯曼土耳其崛起,统治了巴尔干半岛。并且一上来就英国人上身,充分发挥搅屎棍特长,把巴尔干半岛变成了火药桶。

拜占庭时期,大家或者没宗教信仰,或者信仰多神教,或者信仰东正教,整体比较多元!

如果你信东正教、天主教、犹太教,就要多交税,也不用太多,保证你交完后就只够吃饭饿不死,你看可好?

生活在科索沃的塞尔维亚人大量逃亡到管理松懈的北方,留下的阿尔巴尼亚人则选择躺平,改信了教。

就这样一直到20世纪初,科索沃地区的阿族已经占到了人口的60%以上,而塞族人只有不到30%。

阿尔巴尼亚和波兰一样,一直有一个大国梦,就是联合巴尔干半岛所有的阿族人,建立一个纯粹的阿族国家,这个想法有多离谱呢?

要知道,阿尔巴尼亚人口约有350万,而散落在国外的阿族也差不多这个数,其中科索沃和黑山有200万,马其顿有50万人,希腊有9万人,剩余的分散在其他国家,如果阿尔巴尼亚的大国梦实现了,就意味着要吞并科索沃、黑山南部、马其顿西部以及希腊西北部地区,几个邻居伺候他一个,面子咋那么大呢?

阿尔巴尼亚领导霍查就曾多次公开宣称,我们不是一个300万人的国家,而是一个700万人的民族,“后继之君”也纷纷延续这一嚣张论调,表示南斯拉夫境内的阿族问题,那就是我们的问题,甚至提出“5国700万”的口号,丝毫不在乎其他国家的感受,好家伙我就纳闷了,要是以色列也这么想,那美国还过不过了?

如果说你要是一个地区强国,那这个想法还情有可原,关键你还是半岛最菜的那个,你说你凭什么?

在科索沃战争爆发以前,阿尔巴尼亚政府出台了《解决阿尔巴尼亚民族问题纲领》,不仅单方面承认科索沃的独立,还在马其顿、黑山、希腊为当地阿族争取自治权,并积极为科索沃阿族提供人力、物力支持,试图将科索沃从南斯拉夫分裂。

不仅如此,阿尔巴尼亚还主动为科索沃地区学校出口教材,极力宣扬大阿尔巴尼亚主义,煽动种族仇恨,通过电台向科索沃阿族青年日复一日的宣传,教唆阿尔巴尼亚人要掌控自己的命运。

这一系列操作下来,虽然大国梦没实现,但却让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觉醒”了,想要搞事情!

而巴尔干半岛之外,美国和他的欧洲盟友也观察到了这种微妙的变化,开始寻找可趁之机。

二战结束后,铁托领导南斯拉夫建立了南联邦。作为一个民族问题巨大复杂的联盟国家,民族政策绝对是考验领导人是否合格的标尺。

1968年11月,科索沃阿族几百名大学生,要求建立科索沃共和国。

学生们聚集在广场,打着“打倒科索沃殖民主义”的旗帜,推翻汽车,砸毁店面,造成十几名警察受伤,1人死亡。这件事被西方媒体定义的“1968年革命”。

可惜铁托没懂!他对此的处理方式是妥协。塞尔维亚议会同意了阿族学生的要求,科索沃建立起了自己的最高法院,拥有了一定程度上的自治权。

阿族学生满意了,阿尔巴尼亚也满意了,但科索沃塞族居民不满。大量的塞族知识分子和技术人员离开了科索沃。

妥协的结果就是无休止的得寸进尺,1974年,塞尔维亚出台新宪法,科索沃正式获得了自治权。

但是阿族还是不满,理由是宪法把阿族认定为南斯拉夫族而不是阿尔巴尼亚族,让他们只能自治而不能建国,严重伤害了阿族人民的感情。

对此,阿族人组织了一系列分裂组织,什么科索沃民族解放组织、阿族人团结革命运动等等,让本来已经十分混乱的局面乱上加乱。

他想用社会主义国家的理想来解决多民族的矛盾问题,但南斯拉夫没有给他这样的条件。他靠着压制塞族的利益来提高阿族的地位,却加剧了分裂。

骚乱的原因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科索沃普里什蒂纳大学的学生们抱怨住宿和伙食条件太差,由于招收学生太多,只能被迫两个人挤一张床,但就是这样一件小事,从开始的抱怨逐渐演化成骚乱,骚乱也逐渐演化成暴力。

许多阿族分裂分子趁乱开始攻击塞族占多数的行政机构,烧毁塞族居民的房子,抢劫商店,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攻击塞族人。

紧接着,科索沃其他城市也相继爆发,各种分裂组织又出来搞事情,许多人打出“统一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共和国”的标语,眼见形势越来越严重,塞尔维亚当局紧急调动武装部队来平息骚乱,科索沃陷入动荡。

1987年4月,米洛舍维奇访问科索沃,在经历了科索沃阿族数十年的分裂情绪之后,科索沃塞族早已积满了怨气,米洛舍维奇的访问正是塞族人发泄的机会。

塞族人纷纷抱怨阿族咄咄逼人的民族主义,人们分享自己遭遇的不幸,迫害、谋杀、、殴打、抢劫、解雇、酷刑,种种暴行数不胜数,塞族人高喊着,指控阿族谋杀者,同时也向米洛舍维奇大喊:他们在打败我们!

米洛舍维奇转向人群,说出了一句相当清晰与响亮的话:“没人能打败你们!”塞族人反抗的火焰从此被点燃。

米洛舍维奇与铁托不同,铁托为了维护联盟的整体团结,不得已压制塞族人民的利益,但是塞族已经为联盟付出了太多,塞族人民太需要一位能代表自己利益的领导人了,米洛舍维奇就是这样的人,是塞族期盼已久,众望所归的领袖。

在米洛舍维奇出访科索沃后,联邦国家主席团随即暂停科索沃自治省的警察、司法权力,取而代之的是联邦警察执法权,贝尔格莱德日报《政治学》也刊登头版文章宣称,现在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塞尔维亚的团结统一。

如此激进的政策必然导致阿族人的反抗,果不其然,取消自治的文件刚一发布,就引发了阿族人的罢工,来自米特洛维察地区的1000名阿族矿工再度走上街头,随即变成对塞族人的暴力对抗。

所有阿族人自发走出学校,关闭商店,停止贸易,表现出了惊人的团结,他们参加集会,支持抗议者,而塞尔维亚人则在贝尔格莱德集会,以示回应。

南联邦内部因为经济发展不均衡,民族文化背景不同,一直很散装。铁托在还能镇得住场子,他不在了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所以米洛舍维奇后,一直自认给联邦的“输血”的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觉得是是时候“单飞”了。

1991年3月16日,米洛舍维奇发布电视讲话,宣布南联邦正式解体。存在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南联邦就此结束。

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的“单飞”对科索沃产生了极大的震撼,科索沃阿族觉得,别人能独立,我为什么不行?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不过,塞尔维亚早已看穿了阿族人的心思,在米洛舍维奇上台之后,大大加强了塞族对科索沃行政机构的掌控,司法、医院、媒体、教育、水电、住房等等均在塞族手里,本以为这样一来就能按住阿族,但是阿族的反抗却愈演愈烈。

由于不信任,阿族人不愿意去塞族人接管的医院,即便有新生儿也不去医院,导致科索沃当时新生儿中常见的脑病、破伤风和易感染疾病都成倍增加。

阿族父母普遍认为塞族医生提供的疫苗会引起绝育,因此拒绝给孩子打疫苗,同样,他们也拒绝去塞族人的学校,导致阿族儿童入学率相当低。

在这样极端对立的情况下,1996年阿族建立了一支武装暴力反抗组织,名叫“科索沃(KLA)”。

除此之外,该组织还贩毒,采取以毒养军的模式。在科索沃,他们针对塞族人,屠杀、抢劫、妇女、烧毁民宅、威吓爆炸,完全是恐怖组织的做派。

在这种暴行下,米洛舍维奇当然会采取武力,然而这却成了西方大国对南联盟出兵的借口。

当然,这只是借口,人家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左手遏制俄罗斯,右手敲打欧元的投资环境。

后来的剧情大家都知道了,美国带着自己的盟友对南联盟进行了滥炸,南联盟最终解体,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阿族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西方帮他们实现了。

但是,独立之后情况变好了吗?以阿族人的治理能力,很难说能有什么突出的亮点。

事实上,独立后的科索沃治安状况更差了,成为毒品、走私、武器交易、人口买卖的集散地,各种违法组织和反叛势力在这里生根发芽。

2012年10月到2013年1月,短短四个月科索沃就发生了93起种族暴力事件,20次爆炸案,1个月内有103座东正教墓地被损毁,更可怕的是,科索沃正在成为极端主义通往欧洲的一个跳板,也算是西方自己种下的苦果吧。

南联邦最终解体了,科索沃也没保住,很难说这是谁的责任,铁托的目的是要平衡整个联盟,尽量化解矛盾,这肯定没有错;米洛舍维奇是为了维护塞尔维亚人民利益,阻止分裂势力,这肯定也没有错,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巴尔干半岛本身就是一个很难产生统一国家的地方,多山的地形,复杂的民族,曲折的历史,再加上南北贫富分化,某些西方大国干涉,所有的问题都阻止了统一国家的形成,这大概是世界上大多数小国的宿命。

他们不是不努力,他们的领袖也很有魄力,但种种原因导致他们就是没法解决存在相当之久的问题,也没法形成抗衡大国的力量,他们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等待命运的审判。

1.Дан када је исписана једна историја: 34 године од реченице „НИКО НЕ СМЕ ДА ВАС БИЈЕ“!,ИН4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