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亚前总统接受《环球时报》专访:中国能帮世界平衡“竞争与合作”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陆沅芷】“我们需要在竞争与合作之间找到一个更有利的平衡,而中国可以在这方面作出非常重要的贡献。”斯洛文尼亚前总统达尼洛·图尔克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过去十年,中国对世界秩序产生重大影响;在以后,中国可以帮助引导世界政治进程,促进人类迈向美好未来。图尔克曾多次访问中国。他认为,欧洲等地区与中国“脱钩”的杂音不可取,双方应恢复中欧投资协定。

图尔克:在过去十年,中国充满活力。对中国来说,这是取得重要成就的十年,比如消除绝对贫困、成为技术最先进的大国之一等。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中国从“世界工厂”转变为技术领先者和各类新愿景提出者。

与此同时,中国再次展示了其适应不断变化环境的能力。“双循环”和“共同富裕”等体现了中国(根据环境进行)调整的能力。对于我这样的外国观察者来说,中国人民为实现新发展而奋斗的坚韧不拔的精神以及坚定的决心,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刻。这些都需要中国强有力的领导。中国不断强调创新的重要性,这一点也令人印象深刻。事实上,创新是迈向新水平的关键——不仅在技术方面,也在经济和社会政治发展方面。

环球时报:中国国家主席习提出全球发展倡议和全球安全倡议。您如何看待“中国方案”对全球治理的意义?

图尔克:这两项倡议都为未来提供了重要的概念性框架。我们需要通过具体的项目来推进这两项倡议,项目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举两个例子。在经济和社会发展领域,必须找到新方法来解决许多发展中国家日益严重的债务危机,同时在公共和私人债权人之间建立新伙伴关系模式,以增加在保护全球公共产品特别是全球气候领域产品的投资。

中国是全球金融的主要参与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机构必须获得新授权,巴黎债权人俱乐部等组织必须进行改革。此外,消除极端贫困和改善社会的全球行动,也可以是实施全球发展倡议的领域。联合国秘书长提议的2025年社会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的筹备工作将为这方面的行动提供机会。

全球安全倡议可以为复兴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全球安全体系做出贡献。目前,世界正朝着全球安全格局的危险碎片化方向发展。像北约这样的排他性安全组织必须在全球建立的权力平衡和国际法范围内发挥作用。国际安全不能仅仅建立在“排外俱乐部”的基础上。全球安全是不可分割的。为维护全球和平,联合国必须发挥重要作用。

环球时报:您认为,中国对世界秩序产生了哪些重要影响?未来还会产生哪些影响?

图尔克:在过去十年,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非常大。在应对始于2007年并持续多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中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在二十国集团中的角色对该组织的成功至关重要。2015年,中国为达成《巴黎协定》发挥重要作用。同一年,中国推动联合国就可持续发展目标达成共识。这些只是中国在全球秩序中发挥积极作用的少数例子。

当今世界的特点是竞争和对抗,而不是合作。在未来,各国之间的竞争可能更激烈,各国又需要进行合作,而且应该加强合作。我们需要在竞争和合作之间找到一个更有利的平衡,而中国可以在这方面作出非常重要的贡献。今天,世界需要喘口气并认真采取措施缓和紧张局势。我们知道,从上世纪下半叶开始,各国实施的缓和政策使人类取得最重大进步。今天,各国领导人很清楚实施缓和政策需要什么条件。中国可以帮助引导世界政治进程,迈向人类共同的美好未来。

环球时报:斯洛文尼亚共和国总统帕霍尔近期表示,作为欧盟成员国,斯洛文尼亚积极支持加强欧中关系。但与此同时,欧洲还有声音要与中国进行经济“脱钩”,与美国一道对抗中国。您怎么看待这些杂音?

图尔克:“脱钩”不可取。中国和欧盟需要一个良好的合作框架。2020年年底原则上达成的中欧投资协定就是这样一个框架。遗憾的是,因为随后的欧盟制裁等,该协定陷入僵局。我认为双方应恢复上述协定。同样的,我认为如果美国取消前总统特朗普在对华贸易战期间增加的关税,那将是明智的。

环球时报:目前,欧洲面临着高通胀。您如何看待欧洲成为俄乌危机的主要受损者?

图尔克:2021年年底,也就是俄乌冲突爆发前,欧洲已经出现通货膨胀的迹象。虽然俄乌冲突和随后欧洲的对俄制裁使情况变得更糟,但认为通货膨胀仅是乌克兰危机的结果是不准确的。欧洲通货膨胀主要是扩张性货币和财政政策带来的结果,而这些政策是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重经济后果。现在特别令人不安的是,一连串危机加剧了通货膨胀。

这些危机正在影响全世界。欧洲国家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出现高通胀了,而欧洲央行对通胀作出的反应太迟了,造成了金融和经济之外的问题。从历史上,我们知道,高通胀对社会有腐蚀作用,它会影响社会结构并带来政治不稳定。现在,所有欧洲国家都必须尽最大努力抑制通胀并迅速行动。欧盟将发挥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必须找到解决乌克兰危机的更有效方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