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猫猫流浪记

“有的人生活目标就是安稳一辈子,有的人把事业做得很好,我这人不大有抱负,就想自由地过这一生。”

和张猫猫的对话,就是在她这种一贯的“不准备”状态下开始的——接受采访“不准备”,旅行也“不准备”。

张猫猫是一个旅行博主,从2020年开始,她辗转尼泊尔、印度、阿联酋、斯里兰卡、土耳其、塞尔维亚、波黑、阿尔巴尼亚、埃及、伊拉克、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坦桑尼亚等国旅行生活,摩托车骑行,独自一人在山上露营,吃路边摊,逛菜市场,考察酒庄,和当地人一起过年,一直“流浪”到现在。

旅行如今已经成为她的生活方式。张猫猫告诉《环球》杂志记者,“有的人生活目标就是安稳一辈子,有的人把事业做得很好,我这人不大有抱负,就想自由地过这一生。”

作为一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还一直在路上的旅行博主,张猫猫将旅行视频和照片发布在微博、抖音、B站等平台上,吸引了大量热爱旅行的粉丝。《环球》杂志记者偶然关注到了她,发现这个孤胆闯世界的女孩,有如一个邻家小妹,朴实不做作,显得很特别。

张猫猫今年只有26岁,人生经历却比很多人都丰富而且坎坷。她生于湖南农村,15岁那年,正在上高二的张猫猫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辍学之后,她带着借来的50元钱去了大城市,做过餐厅服务员、美容院护理师、地摊小贩等等,后来又做过一段网络主播等工作,赚到一些钱,“拜金和虚荣”是她对那段时间的自我描述。

2019年,张猫猫失恋了,她独自一人赴云南、四川、青海、西藏旅行,搭顺风车、住青旅,结识了很多资深“驴友”,从此对旅行的热爱一发不可收拾。2020年,她开启了为期1年的境外旅行,挑战“花最少的钱去更多的地方”,揣上2万元钱,背着巨大的包,从经陆路到尼泊尔,张猫猫流浪记上线了。

从尼泊尔辗转到印度,再到阿联酋,之后张猫猫因为疫情被困在斯里兰卡,一困就是8个月。这期间,她租下一间青旅专门接待中国人,还用了4个月时间骑摩托环游斯里兰卡全岛,学习风筝冲浪、自由潜水和宝石鉴定。被迫滞留斯里兰卡让张猫猫有机会去深入了解一个国家。此后的旅行也是如此,她不像很多游客那样走马观花地“打卡”,而是像一个当地人那样生活。

在斯里兰卡,她跟着风筝冲浪师傅乘小木船去钓石斑鱼、捡蛤蜊、抓螃蟹、上树打椰子;在土耳其,她到达过游人罕至的凡城,在凡湖边支个桌子野餐;在塞尔维亚,她在青旅当义工抵住宿费;在亚美尼亚,她去当地人家里做客,和他们一起过年;在格鲁吉亚,她去考察酒庄,将传承千年酿造工艺的陶罐酒卖回国;在坦桑尼亚,她坐公交出行,逛当地菜市场。

“我不喜欢那种走马观花式的旅行,比如到一个国家,去景点打个卡就走了,或者吃个网红餐,对于我来说就好像没去过那个国家。我更想了解一个国家的风土人情,所以我一定是慢慢地走。”张猫猫说她给自己订的计划是30岁之前走100个国家,“但是能走多少是多少,我不会催自己,比如离30岁只有半年了,还差多少个国家没走,我不会去赶那个进度。”

张猫猫在各网络平台上的账号名此前叫“张猫猫流浪记”,现在叫“张猫猫历险记”。的确,张猫猫这两年多的经历,除了“流浪”,不乏“历险”。

她曾只身一人行走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她在土耳其的时候,很多旅行的朋友推荐她去伊拉克看看,说那里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危险。带着好奇,她独自乘坐11个小时的大巴,从土耳其经陆路抵达伊拉克。当地人的热情淳朴,是张猫猫对伊拉克北部最深刻的记忆。

在那里,她经常被人请求合影,偶遇的女大学生给她当向导并带她免费修无人机;在千年古村里被老奶奶“投喂”自家树上长的梨子并被邀请去家里做客。为表达感谢,她去附近镇上为老奶奶买生活用品,竟然发现了中国产的大米。

危险也是存在的。离开埃尔比勒那天,刚好两枚导弹炸了机场,“我是当天早上10点左右走的,导弹是凌晨5点那会儿炸的,但其实就是在天上闪一下,再像地震一样震一下,然后就没事了。”

张猫猫说她从小胆子就大,爱冒险。这两年多,她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旅行,在路上偶然会结识一些朋友,短暂同行。她不像很多女孩出去旅行那样拉着漂亮的行李箱,而是一个小小的身子背着比自己高很多的旅行背包。她喜欢住青旅,又划算又热闹,能结识来自世界各地的“驴友”。她热爱极限运动,在山上滑雪可以饿着肚子滑一天,滑翔伞、潜水早已是家常便饭,她还计划去考跳伞和滑翔伞单人证书。

她曾一个人在格鲁吉亚的雪山上徒步、露营。晚上睡在帐篷里,她感觉有小动物往里钻,“可能是刺猬之类的”,胆子大的张猫猫这才感到一丝害怕。可一到白天就不怕了,收拾好帐篷,背上巨大的行囊继续前进,“走错路了,没事,路都是人走出来的,没有路我就自己去找路。”

最危险的一次是在斯里兰卡,张猫猫乘坐海边小火车出行,不小心掉进了火车和站台间的狭窄空间,被火车拖着滚了一段距离,在众人大喊声中火车终于停下来,好在她只是轻微擦伤,“多亏我的背包够大,卡在那里,才没有被卷进火车。”火车停下,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几百个人”过来围观,有人帮她把原本手上提着的手机、零食捡回来。在火车站休息室里等待救护车的时间,她全身都在颤抖,冷汗冒了十几分钟,以为自己“要挂了”。

张猫猫对记者说她对这个世界有很多好奇心。“2020年是我的本命年,人们说本命年要么你会特别幸运,要么你会特别倒霉。脆就直接开启环球旅行。”这两年多,是幸运多,还是倒霉多?对于张猫猫来说,所有一切,皆是收获。

张猫猫的旅行视频发布在抖音、微博、B站、油管等平台上,平台给她流量分账,加上在淘宝店卖格鲁吉亚葡萄酒的收益,足以支撑她的旅行花费。以前她还做一些代购,比如土耳其的玫瑰水,“现在没有精力做代购了,而且视频带来的收入足够支撑我的旅行了。”

张猫猫在各平台上都拥有不少铁粉,粉丝朋友的安慰帮她度过了很多艰难时刻。但网络上自然也少不了攻击和诋毁,面对这些,张猫猫的应对方法是——坏情绪不过夜,“我一直没有把自己定义为一个网红,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分享着我的动态,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有时候看到一些不好的评论,可能当时会难受,但过一会儿玩别的玩开心了,就忘记难受了。坏情绪在我这儿真是不能过夜的。”

“我只有初中学历,以前在国内,我的英语除了‘hello’,会说的最长的一句就是‘fine,thank you,and you?’以前在一些国家玩儿,只能靠手语跟手机翻译,嘴巴是说不了的。但通过这两年的旅行,虽然我的语法还有很大问题,但我能正常地用英语跟人家沟通交流了。”张猫猫说她以前连这个世界有多少个国家都不知道,有几个大洲也没去了解过,但是因为旅行,她越来越喜欢历史,到了一个国家便会更多地关注它的历史文化,也会去看世界史方面的书籍。

除了学识增长了,张猫猫更大的成长是心态的变化。“以前在国内,我是一个比较自卑的人,我没办法选择我喜欢的工作,我会去买一些假的名牌包包,买漂亮的衣服和化妆品,出门一定要让自己保持比较精致的状态,靠外在的东西来增加我的自信。但现在的我自信是从内心发出来的,感觉好像重生了一样,我变得越来越开朗,越来越活泼。”张猫猫对记者说。

“我现在可以跟你侃侃而谈,但我以前脑子里是没一点墨水的,现在也没有,但至少我敢去谈,敢交流了。”

今年,张猫猫决定继续留在非洲,一是想更深入地了解这片大陆,再就是考虑到成本。她计划年底经南美前往南极,因为“听说这两年由于疫情南极的船票会特别便宜”。

张猫猫已经很久没有回湖南老家陪伴与她相依为命的奶奶了。她在旅行路上会经常给奶奶打电话,一次奶奶不小心说漏嘴,把住院的事说出来了,这让她很担心。奶奶怕她担心,就紧忙改口说,“我还等着我孙女带我去国外玩呢,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我孙女可是出国了。”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